我80岁决定去离婚:不管和谁在一起都要明白这三件事
发布时间:2019-09-23 发布者:文案编辑 来源:原创/投稿/转载

  “我得赶回家一趟,我爸妈拿着扫帚擀面杖对打呢。老太太闹离婚都数不清多少次了,今天还把我叔我姨都叫到家里当证人去了。七八十岁的人了,折腾的什么劲儿!”

  我们当时还拿这情景取笑了一阵,觉得这对老宝贝真是可爱得很,莫不是两个老神仙打架吧。

  到八十岁还不惜以武力闹离婚,情愿被女儿埋怨亲戚看笑话的老太太,心里一定累积了太多甚至无法向自己女儿倾诉的苦楚吧。

  而这则报道中老太太描述中的“不愿”、“擅自”和“从未”这三个词,可以将婚姻里的无奈和失望展现的淋漓尽致。

  对一段逐渐变坏,或者从未好过的婚姻来说,到底有没有必要因为年龄继续凑合下去,也许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选择。

  婚姻是两个消费观、金钱观不同的人在一起生活,如果一直没能达成相同的观念,钱的问题就会像一颗不定时炸弹埋藏在婚姻中,一不小心就会让这段感情岌岌可危。

  新闻中的杭州老太太,最大的心结便是老伴擅自将他们卖房所得的165万给了儿子炒股。

  如此巨大金额的夫妻共同财产,老伴却毫无商量地自己决定了钱的动向,且不说最后这笔钱被炒股挥霍掉了,就单从这一举动上来看,在日常生活中,他们想必也从来没有好好谈过钱,没有商量过一笔钱的花销。

  这样的两个人生活在一起,必定会因为钱的问题,争执不断,而这165万就成为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。

  所以,在婚姻中,两个人能够开诚布公地谈钱,在金钱观上没有什么大分歧,这才是感情稳定的基础。

  曹云金许是觉得面子上挂不住,补充了一句“大钱都是我花。”又紧接着说了一句:“我也不知道为什么。”

  既要上得厅堂下得厨房,又要能赚钱长相漂亮还要自己有体面的工作,而自己不会给女方钱花。

  后来两人结婚,唐苑此时已经怀了孕,无法工作也没了收入,曹云金却依旧是原先的想法,丝毫没有意识到,一个家庭是需要两个人共同去承担和维持的。

  他不能理解,为什么女人怀孕生娃就可以没有收入?反而觉得自己作为一家之主,为这个家花了钱是吃了亏。

  先不说他这一想法有够吝啬有够渣,从这段失败的婚姻中不难看出,准备步入婚姻的两个人,如果不了解彼此的金钱观而匆匆结婚,婚后也必定也会受钱的拖累。

  这位80岁的老太太,连因车祸住院的时候,丈夫都从未去探望过,她心里的寒凉与凄徨可想而知。

  人们常说 “一日夫妻百日恩”,就在于每日饮食生活中重复出现的细密温存,虽简单无奇,却能有种让人安顿下来的力量。

  多年后在《小团圆》一书里,她还借九莉的梦境诉说心中对与胡兰成建立家庭的隐秘渴望。

  她梦中的家,是青山上一幢红棕色的小木屋,她和胡兰成的孩子们在蓝天下嬉戏。她醒来快乐了很久很久。

  然而,现实中,张爱玲在与胡兰成分手后,就毅然决然地切断了情感上的纠葛,没有半分纠缠。

  “我已经不喜欢你了。你是早已不爱我了的。我是经过一年半的时间考虑,惟彼时以小劫故,不欲增加你的困难。你不要来寻我,即或写信来,我亦是不看了。”

热点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