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厚霖:为爱“发电”十三年
发布时间:2020-09-29 发布者:文案编辑 来源:原创/投稿/转载

  李厚霖是个虔诚的修行者,在与孩子们实现约定的旅途中,他从未缺席。他心中的山是否已到,我们无从知晓。唯一确信的是,在面对孩子们成为李叔叔的那些日子,李厚霖很愿意;在百对抗疫英雄举起戒指说Yes,I Do的那个时刻,李厚霖也很愿意。

  

缘起约定,十三年爱心西藏行

李厚霖和藏区的孩子

  

李厚霖是个感性的人,每年带队I Do基金会爱心西藏行,他都像个大孩子似的,与孩子们一起跳舞、恣意奔跑。去了西藏十三年,每次去都还是会高反,剧烈活动后,只能去吸氧,但他内心却快乐而满足。分别的时候,孩子们拉着李厚霖的手,不舍得放开,那个场景看得让人动容。

  

十三年前,一封来自西藏措勤最高海拔小学的求助信,开启了李厚霖的西藏爱心之旅。从北京到西藏,从城市到高原,5000余公里的路途,那是可以用爱逾越的距离。 他和西藏高原上的孩子,有个约定:以后,李叔叔每年都会来看你们。 李厚霖这一出走,便是十三年。

  

如果说我们最初是因为感性,因为孩子最基础的需求还未满足,那么现在则是为了孩子梦想的实现。李厚霖站在西藏的土地,这样说道。这些年,李厚霖发现西藏的许多孩子很有艺术天赋,有成为艺术家的可能。于是在2011年,I Do基金会便开启了艺术梦想计划,为藏区特殊儿童提供难忘的艺术体验,感受另外一个世界。

  

李厚霖和西藏的孩子,在艺术里见自己

  

在西藏,还有一群特殊儿童。他们有的听不见,有的看不见。但他们爱笑好动,有自己小小的梦想。近三年,随着I Do基金会和爱心艺术家的到来,他们的小梦想开始生根发芽,越长越大。

  

9月25日,I Do基金会I Do用艺术点亮梦想爱心西藏行公益活动完满收官。这次,赵赵、刘晓辉、郑国谷、杨伯都、冷广敏、蒲英玮六位国内知名当代艺术家,跟随李厚霖到西藏自治区拉萨市特殊教育学校,为20名艺术梦想班的孩子进行艺术支教。在艺术家的指导下,孩子们度过了愉快而收获颇丰的几天。

  

赵赵老师为藏区特殊儿童带来了一堂实验性绘画课程一秒。一叠纸,一把铅笔,一秒时间,带着天马行空的孩子们一起绘制画作,共同编织了一段描绘时间的对话。

  

杨伯都老师准备的是一堂立体绘画课程,让孩子们通过大小不一的木球发挥自己的创造力,寻找平面绘画中的空间。杨老师告诉孩子们,每个人在没有接触艺术时都是一个木球,发散艺术的想象力之后,大家都会变成独一无二的星球。杨老师用哈达蒙住眼睛,请孩子握住她的手完成了一个个木球作品。

艺术家、李厚霖和孩子们的树叶画课

  

艺术没有高于生活,艺术就是生活本身。I Do用艺术点亮藏区孩子们的梦想,海拔3800米之上,见自己,见天地,见众生。 那是关乎爱与勇气的一场救赎。 李厚霖从第一次踏入西藏那片高原,就与这里产生了亲密的连接。他在这片土地有着多年转山的经历,也同样有着对孩子们的挂念。 他说:我们希望梦想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,不管他们生活在哪里。 这次的艺术课堂,李厚霖跟孩子们一起做了树叶画,一张张从北京带到西藏的绿色树叶之下,埋藏着成人世界与孩童世界的梦。

  

除了带给孩子们艺术创作课,I Do基金会艺术梦想班也成立了。授牌仪式上,I Do梦想合唱团给大家演出了合唱曲《苔》。该合唱团的成员们还曾到北京,并得到了蔡明老师与杨坤老师的赞赏,两位老师此次亲自担任合唱团的梦想导师。

  

那是一个很少被外界惊扰到的世界。跟孩子们交流的时候,你会发现他们的眼睛会发光,外面的世界仿佛不存在,他们和你对视,专注又纯粹。在你身边一会儿跑,一会儿笑,纯净又美好。李厚霖这些年,见证着这些孩子们成长的每一步。

  

没有什么能够阻挡,一颗颗真诚心灵之间的贴近与碰撞,人生的厚度在于此。

  

为了爱,他们愿意。

  

李厚霖的眼泪和身影

  

2008年5月12日,汶川地震给很多人的内心带来了巨大的冲击。有人陷入悲恸无法走出,有人想要做点什么对抗灾难。 李厚霖属于后者,他无法忽视意外中离去的生命,地震发生三天后,这个创立了I Do品牌的企业家个人捐了2000万元,也创立了I Do基金。

  

蒲虹学是汶川地震这场灾难中的幸存者。地震发生时,她正在北川中学上课,还没来得及跑出去,就被重重地埋在了废墟之中。 她的腿和胳膊都被石板压住了,动弹不得。72个小时的艰难度日后,蒲虹学被救了出去。 可是由于伤口感染过于严重,她的左臂和右腿被截肢。 做完截肢手术后,李厚霖决定要对这个孩子从头负责到尾。蒲虹学在李厚霖的I Do基金会的帮助下,到北京进行更完善的治疗。

  

在北京,蒲虹学做了17次手术,差不多每5天一次,全麻。 李厚霖坐在手术室外面,听到孩子撕心裂肺的嚎叫,眼泪就止不住了。 这一救助,便是十年之久。 谈及坚持的原因,李厚霖说:

  

一次性的救助,很多人都在做。可这些孩子在灾难中暂时得到了医治,但过去之后他们更需要未来,尤其对于一个孩子来说,所以我觉得应该让他们能够彻底地、能够更长久地感受到一种被爱、被关怀的力量。

  

在I Do基金会的持续帮助下,后来蒲虹学上了大学。毕业后她说,她还有个梦想,想把自己民族的羌绣发扬出去。于是,基金会帮她开启了创业计划,开始了自己的梦想和生活。

  

他想要让经历过灾难的孩子,长久地感受到被关怀的力量。 也是在2008年,他收到一封来自海拔4700米的信。那是从西藏措勤寄到北京的求助信,由手工油墨纸打印,无比质朴。

  

李厚霖的身影,自此每年都会出现在西藏,每来一次,都要经历生死考验的长途跋涉,严重高反、高血压导致的身体不适,无数次与死神的擦肩,都没能让李厚霖放弃。他成为了孩子们口中的李校长、李叔叔,李厚霖见证了这些孩子的成长,也见证了西藏的发展。 十年,西藏学校的基础设施情况有了明显的改善,新的教学楼、爱心图书馆、艺术多媒体教室、辽阔的操场、打印机…… 孩子们眼里的世界,变得崭新而富有生机,那是希望的力量。

  

李厚霖和他的I Do

北京蓝色港湾:意大利艺术家Loris Cecchini与I Do推出的珠宝概念店

  

善行之路,没有终点。十三年的时间,他身体力行地看着一波又一波孩子走出西藏,又回到西藏,成为孩子们的老师;看着孩子们突然长大,看着支教老师们头发变白……那是深情,也是真心。

  

李厚霖用真心一次又一次去感受,生活在雪域高原上孩子的生活。正是有了这些回忆与故事,才让他了解在纷繁的生活之中,也要寻觅生命的坚韧。长途跋涉后,获得的洒脱与自在,才会真正让自己内心变得坚定。

  

毋庸置疑,李厚霖是个心中有爱的人,他见不得孩子们受苦,对孩子们有着自然的责任感。这在一个企业家的身上,非常难得。这样的心性,决定了他会是一个注重情感温度的企业家,他所创立的I Do钻石品牌,折射出热爱与温暖的光芒。

  

I Do这个品牌,源自西方婚礼上最厚重的那句承诺‘Yes,I Do’。当李厚霖开始做I Do这个品牌之初,就决定把它做成一个具有无形影响力的品牌。 他希望有一天,人们不需要与I Do产生实际关系,只要听到I Do这个名字时就会产生一些美好的感触和联想。

  

显然,他做到了。十多年的匠心打磨,持续创新,I Do 把西方结婚典礼上那句经典的承诺,变成了消费者心目中具有丰富情感表达力与高度审美价值的品牌。

  

李厚霖想把时间拉长到几十年,做成国际上非常著名的品牌。到我老了的时候,相比有头部市值的身家,我更愿意拥有一个传世的品牌,这是我这辈子最自得的事情。

  

无论做品牌还是公益,李厚霖从未忘记自己的初心。十三年时间,他用生命践行着I Do基金为了爱,我愿意的理念,用持续创新赋能I Do品牌更多爱与美的价值。

  

创始人李厚霖的背后,I Do承载着无数人心中最为深远的情感,那是一种大爱。520期间,I Do品牌与人民日报一起,为百对抗疫英雄做了集体云婚礼,守护着疫情下的爱情,且为新人们送上了铭刻2020520的I Do专属婚戒,见证着特殊时期最深刻的我愿意。

  

如今,I Do已成为一种美好的象征和文化符号,默默地在无形中给人带来精神上的关怀,见证着我们生活中的每一句我愿意。

  

故事是人生的沉淀,为爱出发的他,成就了I Do,也成就了自己,他说:慈善才是真正意义上最顶级的奢侈品。能坚持十几年依旧充满力量的,一定是出于内心最本真的热爱。无论是对于I Do基金会,还是对于I Do品牌。

  

在说I Do这条路上,李厚霖走了很远的路,没有停歇。无论是与西藏孩子们的约定,还是向百年珠宝品牌的奋进。

  

他心中的山是否已到,我们无从知晓。但我们知道,他一直在前行的路上。

  

我们还能确信,在西藏成为李叔叔的那些日子,李厚霖很愿意。在百对抗疫新人举起戒指说I Do的那个时刻,李厚霖也很愿意。

  

热点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