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体简体

我说我喜欢桃花,李白哥哥听了不会生气吧?

华夏经纬网 > 文化 > 古今杂谈      2022-04-15 09:03:42

  中新文娱北京4月15日电(刘越)阳春四月,鸟语花香,一派生机盎然。又是一年赏花季,有人爱梨花,吟着“玉作精神雪作肤,雨中娇韵越清癯”;有人折桃花,诵起“桃花瘦,寒食清明前后”。其实,古代的文人墨客大多有自己偏爱的花,更是钟爱以花为题吟诗作对,也留下了许多传世佳句。

  那么,假如古代诗人们聚在一起赏花,会是一派其乐融融,还是会为了各自偏爱的花儿们“打”得不可开交呢?

  我说我喜欢桃花,李白哥哥听了不会生气吧?

  粉面含羞,微露黄蕊,单看清丽脱俗,堆叠灼灼繁艳。从古至今,桃花都是诗人们青睐的对象。

点击进入下一页

  3月20日,河南省郑州市惠济区大运河旁二色桃花悄然绽放,春意盎然。 图片来源:ICphoto

  桃红复含宿雨,柳绿更带朝烟。

  ——唐·王维《田园乐七首·其六》

  桃花一簇开无主,可爱深红爱浅红?

  ——唐·杜甫《江畔独步寻花·其五》

  桃花尽日随流水,洞在清溪何处边。

  ——唐·张旭《桃花溪》

  人面不知何处去,桃花依旧笑春风。

  ——唐·崔护《题都城南庄》

点击进入下一页

制图 刘越

  在这十里灼灼桃林中,王维杜甫等人把酒临风一派和谐,旁边突然传来李白幽幽的吐槽声。

  清水本不动,桃花发岸傍。

  桃花弄水色,波荡摇春光。

  ——《代别情人》

  桃李卖阳艳,路人行且迷。

  ——《赠韦侍御黄裳二首·其一》

  开花必早落,桃李不如松。

  ——《箜篌谣》

  方从桂树隐,不羡桃花源。

  ——《闻丹丘子于城北营石门幽居中有高凤遗迹仆离》

点击进入下一页

制图 刘越

  白居易:别看牡丹了,关心关心国计民生吧

  对比粉面含春的桃花,牡丹姿容华贵。有点“看不惯”桃花的李白,倒是对牡丹颇为欣赏。当年他接到唐玄宗的命题作文,一口气为杨贵妃写下三篇“夸夸文”,便是以牡丹来喻美人。

点击进入下一页

盛放的牡丹雍容华贵。韩章云 摄

  云想衣裳花想容,春风拂槛露华浓。

  ——《清平调·其一》

  一枝秾艳露凝香,云雨巫山枉断肠。

  ——《清平调·其二》

  名花倾国两相欢,长得君王带笑看。

  ——《清平调·名花倾国两相欢》

点击进入下一页

制图 刘越

  一时间,诸位诗人不淡定了,纷纷挥毫泼墨,白居易更是左右开弓,开始借物讽人。

  一丛深色花,十户中人赋。

  ——唐·白居易《买花》

  我愿暂求造化力,减却牡丹妖艳色。

  少回卿士爱花心,同似吾君忧稼穑。

  ——唐·白居易《牡丹芳》

  枣花至小能成实,桑叶虽柔解吐丝。

  堪笑牡丹如斗大,不成一事又空枝。

  ——宋·王溥《咏牡丹》

  牡丹妖艳乱人心,一国如狂不惜金。

  曷若东园桃与李,果成无语自成阴。

  ——唐·王睿《牡丹》

点击进入下一页

制图 刘越

  芍药 古代伤感忧郁第一花

  红波潋滟,错落有致,作为牡丹的姐妹,芍药同样是古诗词中的“顶流”。

点击进入下一页

江苏赣榆县门河万亩芍药花相继盛开

  《诗经》有云:“维士与女,伊其相谑,赠之以芍药”。古人以赠送芍药表达惜别之情,因此芍药又称将离草。“将离”二字暗藏多少缱绻忧郁,简直堪称文人眼中伤感第一花。

  今日阶前红芍药,几花欲老几花新。

  ——唐·白居易《感芍药花寄正一上人》

  二十四桥仍在,波心荡,冷月无声。

  念桥边红药,年年知为谁生?

  ——宋·姜夔《扬州慢·淮左名都》

  燕子楼空,暗尘锁、一床弦索。

  想移根换叶。尽是旧时,手种红药。

  ——宋·周邦彦《解连环·怨怀无托》

点击进入下一页

制图 刘越

  然而,当大家都在emo的时候,有人不仅不忧郁,还搞起了拉踩文学。

  庭前芍药妖无格,池上芙蕖净少情。

  唯有牡丹真国色,花开时节动京城。

  ——唐·刘禹锡《赏牡丹》

  芍药与君为近侍,芙蓉何处避芳尘。

  ——唐·罗隐《牡丹花》

点击进入下一页

制图 刘越

  寒梅清菊 诗人们的精神化身

  如果说有哪种花,能让各位打得不可开交的文坛大大们握手言和,非梅花和菊花莫属。同属四君子,梅菊欺霜赛雪,常常被诗人视为心向往之的精神意象。

  菊花历经风霜,傲骨铮铮,又常常开于田郊山野,因此兼有淡泊名利、清雅倔强的高贵品格。

点击进入下一页

图为盛开的秋菊。 张茵 摄

  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。

  ——魏晋·陶渊明《饮酒·其五》

  宁可枝头抱香死,何曾吹落北风中。

  ——宋·郑思肖《寒菊》

  荷尽已无擎雨盖,菊残犹有傲霜枝。

  ——宋·苏轼《赠刘景文》

点击进入下一页

制图 刘越

  就连怼天怼地怼桃花的李白,也忍不住心疼被重阳登高的人们折枝的菊花。

  菊花何太苦,遭此两重阳?

  ——唐·李白《九月十日即事》

  与菊相似,梅花傲立雪中,品行高洁,幽香氤氲,十分雅致,也颇得文人骚客的喜爱。

点击进入下一页

图为傲雪而放的梅花。 孟德龙 摄

  吾家洗砚池头树,朵朵花开淡墨痕。

  不要人夸好颜色,只留清气满乾坤。

  ——元·王冕《墨梅》

  一枝先破玉溪春。更无花态度,全有雪精神。

  ——宋·辛弃疾《临江仙·探梅》

  无意苦争春,一任群芳妒。

  零落成泥碾作尘,只有香如故。

  ——宋·陆游《卜算子·咏梅》

点击进入下一页

制图 刘越

  甚至,还有人以梅为妻。宋代诗人林逋隐居西湖孤山,植梅养鹤,终身不娶,人谓“梅妻鹤子”。

  众芳摇落独暄妍,占尽风情向小园。

  疏影横斜水清浅,暗香浮动月黄昏。

  ——宋·林逋 《山园小梅二首》

  其实,自古文人多寂寥。胸藏锦绣,心锁玲珑,忧时花也伤情,鸟也伤情,乐时则春和景明,波澜不惊。更多时候,囿于身份和时代背景,他们有口难言,只能以花喻人,针砭时弊,并非真心把花分为三六九等。

  被解读是万物的宿命,花只静静丛中立,不过博君一笑而已。(完)


文章来源:中新文娱
作者:刘越  |  责任编辑:虞鹰
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0120170072
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45281号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10-65669841-817
举报邮箱:xxjb@huaxia.com

网站简介 / 广告服务 / 联系我们

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

Copyright 2001-2021 By www.huaxia.com